玉树地震十周年:警钟长鸣,防控大震巨灾风险

发布时间:2020-04-14 12:34:00 来源: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
【字号: 打印

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原副所长、研究员  高孟潭

  1汶川地震之后,玉树地震再次敲响警钟

  2010年4月14日早8时,正在赶往北京国家地球观象台的路上。手机报警声突然响起。地震速报信息显示7时47分青海玉树发生了7.1级地震。颠簸的车中查看了电子地图。震中位于玉树人口最多的结古镇附近。当时心中顿时一紧,预感到可能会这次地震可能会造成灾难。主要是多年在西部野外考察时发现,西部许多城镇位于大地震带上,而房屋建筑抗震能力较低,一旦发生大地震就会造成严重后果。随着前方应急救援工作展开,不幸的消息不断传来:大量房屋建筑倒塌和人员伤亡。

  当时正在编制强制性国家标准《中国地震动参数区划图》,编图基本原则之一是推动科学提升建筑物抗倒塌能力,防止人员大量伤亡。通过改进地震危险性分析模型,科学评价大型断裂地震设防参数,提升抗震能力,也是编图工作的重点。结古镇恰恰位于巴颜喀拉块体南缘的大型地震断裂带上,属于新区划图中需要重点关注的地区之一。值得欣慰的是,玉树地震灾区重建时,各级政府非常重视重建后的地震安全。在中国地震局统一领导下,我们按着新地震动参数区划图编制的思路,结合玉树地震科考成果,提供了该地区新的抗震设计参数,并在重建中得到强制实施。非常高兴地看到重建后房屋建筑和基础设施抗倒塌和严重破坏能力显著提升,玉树人民地震安全得到了比震前更好的保障。

  玉树地震重建工作取得了积极的成效。但必须时刻牢记这次地震灾害的教训。建筑物倒塌,大量人员伤亡:汶川地震之后,玉树地震再一次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警钟必须长鸣。我们务必切记大震巨灾高风险是我们的基本国情。

  2应牢记地震灾害高风险是基本国情

  我国历史上大地震频发,经常造成灾难。1976年7月28日唐山7.8级大地震,死亡24.2万人,重伤16.7万人。2008年5月12日汶川8级大地震,死亡8.7万人,伤37.5万人,灾民高达上千万人。许多人对此还历历在目,但可怕的是更多的人在潜意识中一已经将这两次大地震的教训遗忘了。尤其是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在我国,像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那样的大地震,仅有据可查(古地震探测和历史文献推断、地震台站测定)的就有数百次之多,有详细记录的就有30次。超乎人们想象的是,我国现在的人口稠密、经济发达区域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许多超级巨震,如1556年陕西华县8.3级巨震、1668年山东郯城8.5级巨震和1920年宁夏海原8.5级巨震。一次8.5级巨震释放的能量相当于5个汶川地震、11个唐山地震、125个玉树地震所释放的能量,其破坏力和引起的灾难性的后果可想而知。这些大震、巨震事件任何一个重演,其后果都是不可接受的。

  受地理环境和历史演化过程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我国人口、财富和产业高度暴露在地震高危险区。我国一半以上国土,三分之二的城市位于地震高危险地区,其中不乏人口规模达数百万~数千万的特大城市。地震高危险区涉及到的人口超过7.5亿。大量关键基础设施、产业基地也同样受到大地震威胁。例如,西气东输、西电东送、南水北调、高速铁路、高速公路网络等重大基础设施反复穿越大型地震活动断裂。国家能源重要保障之一,西部众多的大型水电站大多位于地震高发区,有些非常靠近断裂带。令人不安的是,一些大型的产业基地就建在大型地震断裂带上。大震巨灾高暴露是我们的最大痛点之一。

  不容否认我国城乡建筑和关键基础设施抗大震、巨震能力还比较低。由于历史原因,大量老旧建筑达不到现行抗震设计标准,一旦发生大地震,相当数量房屋建筑有倒塌危险,会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更为严重的是,在大城市与城市群地区,即使全部房屋建筑达到现行抗震设计标准,在大震情况下仍有超过半数的房屋建筑和基础设施会遭到破坏,丧失功能,而不能使用。有些建筑和设施的修复时间至少需要数周~数年时间,导致停工停产。近期发生的新冠肺炎大流行事件警示:大面积经济活动停摆,产业链中断,会对社会经济将造成致命的冲击。大面积、数周~数年经济停摆和产业链中断,其后果绝对不可接受。因此,提升城市建筑和关键基础设施大震巨灾防御能力,对国家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极为迫切。

  我们更应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大震巨灾准备和应对能力仍是短板。东部经济发达、人口稠密地区遭遇大地震,其灾害规模、程度、影响和持续时间可能会远远超过新冠肺炎,对国家社会经济发展造成颠覆性冲击和影响。对此,我们依然意识不足,认知不足,准备不足,能力不足。

  3应着力推进大震巨灾风险防控

  面对大震巨灾高风险的严峻形势,应坚决贯彻“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的基本方针,按照习近平总书记防控重大风险的要求,既防灰犀牛,又防黑天鹅,切实采取强有力措施,全面提升大震巨灾风险防控能力。特别是应做好以下四个方面的工作。

  应尽快推进大震巨灾风险基线调查工作和动态感知系统建设,构建大震巨灾易损性物项清单和暴露数据库,为科学精准防控打下坚实基础。

  应划定发展红线,在城市发展、国土规划、关键基础设施与产业布局中充分考虑大震巨灾风险,严格控制大量人口、投资、产业在大震高危险区的暴露。

  应加速推进大震巨灾高风险区老旧房屋建筑及关键基础设施抗震加固,提升新建工程抗震能力,提升广大公众的地震安全水平,保障社会经济活动的连续性,切实有效降低大震巨灾对社会经济的冲击和长期影响。

  应深化对大震巨灾应对的认知,迅速提升应急基础设施抗震能力,加强大震巨灾准备,提升应急救援能力和恢复重建能力建设。

  在上述工作中,要特别关注城镇地震安全,关注关键基础设施安全,关注产业链安全,关注生态环境安全。

  4大震巨灾风险防范应做精准施策、科学高效

  防范大震巨灾风险,应精准施策、科学高效。因此必须加大资金投入,加强大震巨灾孕育发生演化机理研究与防抗救关键技术研发,加强科技支撑和引领。

  应在对大震巨灾孕育发生演化机理深入研究的基础上,提升大震巨灾模拟能力,重新优化布局监测系统,在大震巨灾高风险区域典型建筑及关键基础设施上广布新型传感器网络,融合先进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和区块链技术,构建精准化、智能化的大震巨灾精准监测预警、风险动态评估和风险自动感知技术系统。

  应依托科技进步、资料积累并考虑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科学制定抗震设防标准,推动国家地震区划图升级换代,同时强化地震安全性评价工作,保障城乡建筑与关键基础设施安全。加强地震活动断层探测,科学规避大震巨灾风险。

  应依托新一代地震观测系统和空间对地观测系统,结合巨灾情景库、灾害模式库和地震模型库,形成大震巨灾灾情速报和灾情演化监测、预测技术支撑,切实提升大震巨灾应急救援决策指挥能力和灾害链预防处置能力。

  应科学构建大震巨灾高风险区城镇与关键基础设施地震灾害情景,支撑编制有针对性的地震应急预案,提升地震巨灾处置与救援能力。

文章点击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