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春峰同志在中国地震局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学习会议上的发言提纲

发布时间:2019-11-27 17:35:06 来源:中国地震局直属机关党委
【字号: 打印

  十九届四中全会是我们党站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点上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全会深刻阐述了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意义和总体要求,深入回答了一系列方向性、根本性、全局性重大问题,为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了科学指南和基本遵循。全会通过的《决定》,深入回答了在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上“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这个重大政治问题,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最新理论成果。下面结合防震减灾公共服务谈几点体会。

  一、学习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找准新时代防震减灾公共服务的定位

  十九届四中全会展示了“中国之治”的新成就,开辟了“中国之治”的新境界,部署了13个方面需要重点推进的新任务,其中多次提到了做好公共服务和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四中全会作出的《决定》第五章节开头提出:“国家行政管理承担着按照党和国家决策部署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管理社会事务、服务人民群众的重大职责。必须坚持一切行政机关为人民服务、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创新行政方式,提高行政效能,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第五章节第二部分提出:“完善政府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生态环境保护等职能,实行政府权责清单制度,厘清政府和市场、政府和社会关系。”“完善公共服务体系,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可及性。”第八章节开头部分提出:“必须健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等方面国家基本公共服务制度体系,尽力而为,量力而行,注重加强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民生建设,保障群众基本生活。创新公共服务提供方式,鼓励支持社会力量兴办公益事业,满足人民多层次多样化需求,使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可以看到,十九大以来,党中央对如何建设好服务型政府的定位越来越精准,公共服务的覆盖范围、涵盖领域越来越大,人民群众对公共服务质量与水平的期待也越来越高,公共服务的提供者的责任和任务也将越来越重。《决定》的第九章节第三部分提出“健全公共安全体制机制。完善和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和管理制度,建立公共安全隐患排查和安全预防控制体系。构建统一指挥、专常兼备、反应灵敏、上下联动的应急管理体制,优化国家应急管理能力体系建设,提高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对做好防灾减灾救灾工作进行了专门部署,是我们做好防灾减灾救灾工作的行动指南和基本遵循。

  会后,习近平总书记赴上海考察城市治理和公共服务工作,提出要推进服务供给精细化,找准服务群众的切入点和着力点,对接群众需求实施服务供给侧改革,办好一件件民生实事。

  从2002年党的十六大第一次将政府的职能归结为“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开始,我国不断加强和完善服务型政府以及公共服务的理论构建。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国已经构建起全世界最大的国家基本公共服务制度体系,到2020年将覆盖大部分人口,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基本实现。到2035年,我国将建立与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相适应的现代公共服务体系,推动民生高质量发展。当前,公共服务需求也呈现多方面特征,公共服务供给需求面临新挑战,主要体现为公共服务需求迅速增长前所未有,社会发展不平衡矛盾更加严峻,全球最大公共与非公共服务市场孕育而出,财政性公共服务支出压力加大等等。按照有关研究,“十四五”公共服务发展目标是要确保基本公共服务有兜底、准基本公共服务有保障、非基本公共服务有供给,实现公共服务在全生命周期覆盖、全服务过程覆盖、全人群覆盖等方面明显改善,满足人民多层次、多样性、差异化的公共服务需求。

  二、把握新时代防震减灾公共服务的内涵和特点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平安是老百姓解决温饱后的第一需求”。防震减灾公共服务是一个事关防震减灾长远发展的崭新的命题。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防震减灾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不断加强,防震减灾公共服务能力逐步提升,在最大限度减轻地震灾害损失,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有力地震安全保障方面取得一定成效。但与老百姓对于安全环境期望相比,防震减灾公共服务还存在明显差距。一是突出表现为在理念上,没有解决好“为了谁”的问题。我们的公共服务更多是从供给侧的角度、根据职能职责提供的,没有从需求侧的角度深度思考老百姓到底需要什么。具体内容往往专业性太强、表现形式枯燥、提供方式落后,不能很好地贴近老百姓的需求,老百姓看不懂,不感兴趣。二是在产品和服务上,没有解决精品少、服务差的问题。多数产品存在服务指标不明确,服务简单重复。三是在支撑保障上,公共服务产品标准体系尚未建立,资源投入机制还不明确,资源库、服务平台、专业队伍支撑不足,政府主导、行业管理、社会参与的格局尚未有效形成。

  防震减灾公共服务是政府部门为了减轻地震灾害风险,依照法定职责,利用公共资源,动员社会参与,提供满足公众和经济社会发展对地震安全需求的信息、知识、手段和环境的活动。我局实施的防震减灾公共服务是为了减轻地震灾害风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防震减灾法》等法律法规,以公共资源投入为主,联合相关部门、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在地震监测预警、地震灾害风险防治、应急避险、灾后救助和恢复重建等方面,提供满足公众和经济社会发展对地震安全需求的专业的产品和服务,包括地震观测数据、地震风险调查、地震风险评估、地震科学普及、地震安全技术应用等。

  与保障基本民生需求的教育、就业、社会保障、医疗卫生等领域的国家基本公共服务相比,地震观测数据、地震预警信息、地震动参数区划图等防震减灾公共服务更多属于保障人民安全需要的国家基础性公共服务。

  防震减灾公共服务的基本特征包括:普惠性、合法性、公益性、可及性、可靠性、社会性、多样性、专业性、动态性、拓展性等。

  可以看出,公共服务是防震减灾、造福人民的最直接方式,是增强人民群众防震减灾事业发展获得感的最直接手段,是国家防震减灾综合能力不断提升的最直接体现,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具体行动。

  三、明确推进防震减灾公共服务的重点任务

  一是从供给侧和需求侧准确把握防震减灾公共服务定位,做好顶层设计。一方面,从需求侧出发,坚持需求导向,强化服务意识,准确把握人民对防震减灾最紧迫、最关注的需要。去年我们组织了全国公众防震减灾基础调查,通过调查反映当前老百姓最关注、最急迫的需要。今后我们将持续开展这项工作,通过样本积累、比对和深入分析、实地复核,进一步准确把握公众对防震减灾的动态需求,推进防震减灾公共资源科学布局和均衡配置,补齐防震减灾公共服务的短板,推进防震减灾公共服务均等化、可及性。另一方面,从供给侧出发,全面梳理法律法规明确的地震部门防震减灾公共服务法定职责,研究提供防震减灾公共服务事项动态清单,并在此基础上对需求产品进行分类分级,有重点的综合集成已有公共服务产品。

  二是构建防震减灾公共服务体系。初步考虑构建防震减灾公共服务体系重点是“一平台、三体系、一队伍”。打造集科普、咨询、信息发布、能力培训等功能于一体的“一站式”公共服务平台,实现网上统一申请、统一受理、统一办理、统一答复,并适时接入政府政务服务平台,为公共服务产品推广应用工作提供硬件支持;同时,建立公共服务标准规范体系、技术服务体系、评估保障体系。加强防震减灾公共服务队伍建设,开展防震减灾公共服务管理及技术人员业务培训,发挥基层作用,确保防震减灾公共服务能在基层落地。

  三是打造一批防震减灾公共服务精品。建立防震减灾公共服务产品精品目录,鼓励系统各单位运用VR、AI等高科技手段打造各自的公共服务精品,以种类丰富的公共服务产品满足政府和社会公众需要,进一步提升防震减灾公共服务产品的精准化和社会彰显度。建立健全防震减灾公共服务成果转化机制,充分调动和发挥各科研单位的公共服务产品供给作用,促进科技成果向公共服务转化,打通科学研究与公共服务“最后一公里”。进一步加强资源的整合,避免重复劳动,提高公共服务产品的质量和科学性。

  四是开放合作,凝聚全社会力量参与防震减灾公共服务。在应急管理体制下,与相关部委、地方各级政府合作,充分利用公共资源,发挥行业协会、商会等社会组织的作用,深度挖掘社会潜力,发挥市场机制和社会力量创新性、灵活性强的特点,组织动员社会各界力量参与防震减灾公共服务。鼓励引导市场主体进入防震减灾准基本和非基本公共服务领域,满足社会公众多样化多层次个性化需求。同时,也要引导社会对防震减灾公共服务的合理预期。

文章点击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