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忠良同志在中国地震局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学习会议上的发言提纲

发布时间:2019-11-25 15:52:42 来源:中国地震局直属机关党委
【字号: 打印

  一、深刻认识十九届四中全会和《决定》的重大意义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性意义。如果说1945年《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确立了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领导中国人民最终实现了“站起来”的目标,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确立了邓小平理论的指导地位,领导中国人民开启了“富起来”的征程,那么2019年《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则是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领导中国人民朝着“强起来”目标前进的纲领性文件。三个决议或决定的共同特点,是对历史和未来做出系统的、权威性的论述;《决定》的特殊性在于把重点放在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上。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来自党领导人民的长期实践和在实践中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规律性的认识。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同志就清醒地认识到“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认识到“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正确处理是社会主义社会的特殊问题,指出社会主义建设要推进“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科学实验”这“三大革命”。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同志指出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提出要以“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现“四个现代化”。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和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改革的目标是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些科学认识,是党领导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思想基础,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伟大成果。

  《决定》全面阐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体系、显著优势、改革方向,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本教科书和必读文献。《决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的若干重大问题、基本问题(有些问题直到最近还在争论)做出系统的、明确的权威回答。例如,关于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决议》明确指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既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又同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相适应,是党和人民的伟大创造”。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关于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决议》明确提出:要“弘扬科学精神和工匠精神,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强化国家战略性科技力量,健全国家实验室体系,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这就为我们面向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目标的各项工作明确了方向。

  二、自觉尊崇制度、严格执行制度、坚决维护制度

  《决定》明确提出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目标。为实现这一总体目标,我们要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坚持改革创新。

  “固根基、扬优势、补短板、强弱项”,需要扎实、细致的工作。“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的塑造,需要战略思维、历史思维、辩证思维、创新思维、法治思维、底线思维。制度的基础是规律,只有认识规律、把握规律,才能对制度和制度体系有深刻的理解;制度的延伸是规矩,制度覆盖不到的地方,要有规矩作为补充;制度的先导是机制,制度未及确立的地方,需要以机制创新作为试点;制度的执行靠文化,在制度执行中,既要防止不按制度办事、做选择打折扣搞变通的“右的”做法,也要防止对制度做形而上学的、僵化的理解,使制度走向自己反面的“左的”做法;制度的灵魂是政策,毛主席说: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三、贯彻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做好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工作

  学习贯彻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背景下推进防震减灾现代化,是我们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重要任务。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的建设是这一任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年来,面向全国地震局长会议部署的“完善实验场科学设计,明确实验场分步实施路线图”“引进国内外科研力量,开展实验场基础科学研究,构建科学模型”“加快先进技术和地震科学产品的实验和应用示范”等3项任务,在牵头推进实验场建设方面,安排了4个方面的系列任务:组织完成实验场科学设计,组织试点合作开展基础研究,组织开展基础能力建设,组织开展一系列推进开放合作的交流活动;开展了4个方面的机制探索:探索形成可持续的研究资源投入,探索数据共享服务的工作模式,探索开展人才建设和柔性人才引进,探索提升与重大计划合作的层次和水平;取得了4个方面的初步成效:初步形成第一代科学产品示范,初步形成体系化的成果转化应用模式,初步形成有效的信息交流载体,实验场的创新平台作用初步显现。工作很多,千头万绪,中心是“良好开局”的短期目标和“可持续发展”的中期目标。面向建设地震科技强国、实现防震减灾现代化的长远目标,我们还要在《决议》中提出的“强化国家战略性科技力量,健全国家实验室体系”的战略部署的背景下,认真思考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的建设,争取建设“地震科学国家实验室”。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增强忧患意识,防范风险挑战,特别是要提高防大灾、救大险能力,做好抗击发生像唐山大地震、汶川严重地震、九八大洪水那样的重大灾害的准备。”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重点要防控那些可能迟滞或中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的全局性风险”。从防震减灾的历史经验来看,无论是牵动全国、几乎相当于一场局部战争的汶川地震(和汶川地震抗震救灾伟大斗争的经验),还是直接成为苏联解体重要催化剂之一的亚美尼亚斯皮塔克大地震(和苏联政府应对斯皮塔克大地震的工作的教训),都告诉我们地震灾害特别是大震巨灾,在相当程度上具备这种“全局性”风险的特点。地震安全问题是国家安全的一个重大问题。发展地震科技因此成为一个重大国家安全需求。“地震科学国家实验室”,符合国家实验室的条件:以举国之力、办国家大事。“地震科学国家实验室”的建设,不仅将在地震科技发展方面起到“火车头”的作用,而且在创新型国家的建设中也具有重要意义。

  地震科学实验场针对国家地震科技创新工程中的野外实验,建设开放合作的国家地震科学重大基础设施,针对重点区域、重点科学问题开展集中攻关;同时针对国家级“大科学”项目的组织,在管理方式上开展“特区”式体制机制改革创新试点,有条件将建设国家实验室作为一项长期发展目标。面向这一长期发展目标,实验场工作要以“钉钉子”精神,扎实推进各项工作,同时要逐步凝聚和明确发展议程的共识。一要面向减轻地震灾害风险的实际需求,突出大陆地震和防震减灾“全链条”科学问题,推进断层带结构、断层摩擦、流体作用、低频地震、应力测量、数据同化等基本科学问题的研究,推进数值地震预测路线图、“地震可预测性研究合作”(CSEP)实验区、地震预警系统效能现场测试、地震危险性评估方法(PSHA vs. NDSHA)比较研究等方面的工作。二要面向“重塑中国防震减灾业务的技术天际线”,创造条件推进“北斗”系统应用、光缆地震监测、主动震源与时变地球物理、旋转地震学、人工智能应用与实时地震学、精准时钟、中微子探测、数字地球、地震深钻、地震控制等新技术的试验与应用。三要对实验场区的地震形势有清醒的认识和周密的对策,在新的技术条件下做好地震预测和防范化解重大地震灾害风险的现场实验,在“与地震博弈”的斗争中体现地震科技的价值。四要面向形成“科技创新高地”的目标,根据中国地震科技力量的分布状况目前已十分接近欧美地震科技的分布状况的新的形势,借鉴IRIS、SCEC、RMR等的经验做法,发挥地震局所属研究所国家级公益性科研机构的作用,通过地震科学实验场,将分布于各系统、各地方的科技力量转变成集成性的国家地震科技力量,并使地震科学实验场在拟议中的“中国地震科学研究院”的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

  地震预测研究所  吴忠良

文章点击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