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急管理报:海拔5000米之上的地磁监测之歌

——云南省地震局形变测量中心2019年西藏流动地磁监测工作侧记

发布时间:2019-10-07 08:56:49 来源:中国应急管理报
【字号: 打印

11

已近花甲之年的顾健专注地在石头上做标记。

22

为了打发工作之余漫长而寂寞的时光,冯巨滚即兴起舞。

  日前,在西藏海拔5000多米的高原上,一行人驾车前行,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他们通过前人留下的模糊的车轮印判断方向,车子若稍微偏离轨迹,便会陷入泥沼。经过一番颠簸,车停在了一片开阔的草甸上,远方有几块凸起的红色石头,那就是他们要找的目标。在红色石头旁边的大理石标桩上,刻着“国家地磁标桩”的字样。

  他们都是来自云南省地震局形变测量中心的野外监测人员。一个多月前,云南省地震局形变测量中心启动了2019年度援藏地磁流动监测任务,测区覆盖西藏全境,共包含69个测点。野外监测队共15人,分成4个作业小组,分别沿西藏南、北两条监测路线,由东向西进发,开展地磁监测工作。

  上述标桩就是此次地磁监测的测点之一。该测点位于海拔5566米的桑木拉达坂附近,桑木拉达坂是我国海拔最高的公路垭口。

  虽然环境恶劣、考验重重,但是野外监测人员深知责任重大,选择迎难而上。

  据了解,此项工作将弥补我国青藏高原长久以来的地震监测空白,为中国大陆年度地震趋势分析、研判工作提供区域地磁场的时空变化数据,同时为相关基础科学研究提供重要数据。笔者记录了其中3位队员的经历,再现野外监测工作的酸甜苦辣。

  干事太拼的“倪哥”

  倪喆是云南省地震局形变测量中心区域重磁场监测室负责人,也是此次西藏地磁监测队的领队。因为他沉稳可靠,对同事关爱有加,大家都亲切地称他“倪哥”。

  西藏南、北两条监测路线,南线城镇分布较多,生活住宿条件相对较好;北线人口稀少,海拔较高,大多数地方都是人迹罕至的无人区,条件艰苦,一日三餐基本靠泡面解决。而且,藏北地势起伏小,过了昌都市,测点海拔都在4500米以上,这意味着进入北线后就没有了到较低海拔“喘息”的机会。

  虽然心脏有些不舒服,但作为领队,倪喆主动承担起北线的监测工作。

  野外监测组从云南昆明出发,经滇藏公路进入西藏,到达昌都市左贡县后,开始了首个测点的监测工作。

  过了拉萨市,南、北监测路线上的队员彻底分开,要到最西边阿里地区狮泉河镇才能再次汇合。

  出发前,倪喆带领团队为此次入藏监测工作做了充分准备。线路规划、装备检查、药品准备、应急措施制定……尽管都安排得很周全,但他却忽略了自己的身体情况,行进过程中意外发生了。

  海拔达到4000米后,倪喆开始感到胸口刺痛。这是高海拔缺氧环境下,心脏负荷过大所致。疼痛令他几乎无法站立,需要旁人搀扶才能勉强坐起来喘息。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坚持工作,并带领观测组顺利抵达了狮泉河镇。同事们都说他干事太拼了。他说:“不能耽误咱们的正事儿。”

  苦中作乐的顾健

  “我已经是第五次进藏执行监测任务了,每次来感受都不一样。”1979年入职的顾健已近花甲之年,在野外形变监测岗位上干了整整40个年头,再过1年他便到了退休的年纪。

  高龄入藏的顾健,虽然发间已染上灰白色,但他对工作的热情丝毫不减,有时干起活来比年轻人更有冲劲儿。此次监测,每到一个测点,他都是带头猛干的那个人,舍不得休息。

  “工作要有节奏,干的时候要全身心投入。劳逸结合、张弛有度,才能提高效率。”顾健特别强调工作中的心态。他说:“到这么艰苦的地方干活,最重要的是保持好心态,学会在艰苦和枯燥中调剂自己,工作才能顺心、顺利。”

  野外监测工作是枯燥的,有时候,环境给人身体和心理上的考验超乎想象。顾健排解苦闷的“秘诀”是摄影。

  每当监测工作告一段落或是在野外行进途中,他都会拿起相机,把眼前或壮美或秀丽的景色拍下来,自己玩味,也与朋友分享。

  长期远离城市喧嚣,与山林为伴,与鸟兽为友,让从事形变监测工作的队员们变得更加简单、乐观。

  初上高原时,队员们突遇恶劣天气,气温骤降,不一会儿就大雪纷飞。冲锋衣似乎也不管用了,大家被冻得唇齿打颤,肢体发抖。露出的手指立马就冻麻了,但观测仍在继续。

  监测数据一个接一个地从他们口中喊出,在风雪中传递着,最终被冻麻的手指输入仪器中,就像一场信仰的接力。

  化思念为动力的冯巨滚

  “雾锁群山千嶂暗,细细纷飞夹雪花。荒原广袤家何处,北风如刀面如割。”这是队员冯巨滚一年前入藏工作期间写下的诗句。“条件艰苦,工作辛苦是其次的,我们还需要面对长期在外,不能陪伴家人的问题。”冯巨滚说,他们的工作1年有200多天是在野外进行的。相隔千里之外,他们对家人的思念之情格外浓。

  此次监测中,只要当天工作一结束,冯巨滚就会与妻儿视频通话。在去测点的路上,他还经常翻出手机里儿子的视频反复看,自己时不时地傻笑。

  有一次野外监测,冯巨滚得知儿子生病发烧了,自己只能干着急,心疼不已。但工作一开始,他立马调整状态,逼自己把思念化作动力。

  倪喆、顾健、冯巨滚……其实,还有很多监测队员都在雪域高原上默默坚守,他们风餐露宿,吃掉了几箱泡面,承受着高海拔带来的身体不适,为的就是获得高质量的地磁数据。

  2019年7月19日,西藏山南市错那县发生5.6级地震。7月23日,林芝市察隅县发生4.0级地震。在这两次地震发生的位置附近,正好分布有此次援藏地磁监测的测点。

  通过科学的选点,良好的监测,这些地磁数据为我国地震趋势研判和相关基础科学研究提供了有力支撑。

文章点击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