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播报

在雪域高原倾听大地深处的声音

发布时间:2020-11-16 14:56:30 来源:中国应急管理报
【字号: 打印

  

  每台地震监测设备都被白友林当宝贝一样对待

  

  背后震荡的曲线,是白友林今生的“挚友”,也是他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

  因车祸致残工作屡屡碰壁,地震台抛来橄榄枝

  无论白友林取得了多少成绩多少荣誉,他永远也忘不了1999年12月10日下午得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以下简称玉树州)地震台决定录用他时自己的激动与兴奋。

  1999年7月,从青海省高等师范学院专科毕业的白友林登上了返回玉树的汽车。1996年,他在玉树考上了大学,经过3年苦读,终于可以放飞自己的梦想,奔赴人生新的航程。一路上,他的心思早已经飞回了玉树。坐在车上,他在想象即将分配的会是什么工作,也下决心要大展宏图。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把白友林的梦想击得粉碎。当他在医院里醒来时,已经是24天之后的事了。当时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这将近1个月的时间是如何度过的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躺在床上不能动,眼前空荡荡的,包括梦想。他成为一个四级残疾人。住了65天医院后,他回到了出生地四川省彭山县养伤。家人一声接一声的叹息让他觉得生活变得模糊而无望,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更不要谈事业和成就了。

  那年12月,白友林突然接到了来自玉树的电话。他们这批毕业的大学生要开始分配了,让他参加面试。白友林从四川辗转回到了玉树,他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什么样的人生大考,面试的难堪白友林早就预料到了。当他坐着轮椅被推到用人单位的领导面前时,两只手由于长时间不能伸开像鸡爪一样蜷缩在一起,回答问题时,说话也含混不清。他说这时的自己生活还难以自理,哪个单位会接收一个这样的员工呢?他自己在心中没有一点底气。接连被三家单位婉拒后,白友林到地震台面试。此时,他放弃了任何想法。然而,时任地震局局长兼台长的才扎西看着眼前这个无助且目光中透着失落的年轻人,点了点头,向他伸出了友善的双手。

  白友林对家人和朋友谈起过无数次,他一辈子也忘不了自己被录用时的那种兴奋。但是他更清晰记得的是当时自己的诺言和心情。他觉得自己在举目无亲一无是,梦想即将走上流浪之路时,被人收留了。他当时在心里命令自己,不许流泪,从此以后,他把自己的未来交给了地震台。

  带着感恩之情工作,克服困难成为骨干

  成为地震台的人后,台长并没有急着让白友林上班。因为他接下来还有3次开颅手术要做。2000年6月,白友林做完手术后,开始正式上班了。虽然那时他已经离开了轮椅,但是新生活刚刚开始。他要学着独立走路,独立吃饭,就连写字也要重新练习。地震台的工作分为主班和副班,台领导为了照顾他把他安排到了副班。白友林在得到领导和同事照顾的同时,心中更是深深不安。不想被别人一直照顾或者可怜,他要努力成长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人,这样才能回报组织和对得起同事。可是,想归想,他却还是做不到这些。每天安装图纸和涂胶水这样简单的工作,他也要在同事们的帮助下才可以完成。

  安明虎比白友林大10多岁,他成为白友林的师父。白友林称呼他为“安哥”。安明虎耐心地教白友林如何使用各种器材,但是白友林受伤的大脑有时支配不了手的动作,别人使用起来非常容易的圆规和量角器对于他来说却非常难,不是手按不住,就是量不准。很多时候他量出的数据误差大得有些离谱。为此,原本坚强的白友林暗自流泪,生活让他的身体饱受摧残,但是他还有理想,可是那时,理想也起飞不了。他每天摇摇晃晃地走路来上班,感觉人生和梦想都像在地震带上摇摆。

  命运的转机来自2001年,由于地震台预测设备进行数字化改造,以往的常规手段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计数机。白友林和同事们一下子处在了同一起跑线上。白友林心中涌起了小小的激动,再也不用拿原始工具在图纸上量点测距了,只用鼠标轻轻点击就可以完成测量工作,这样他也能很好地完成任务了。同时,他还有更多时间钻研专业知识。这不仅仅是赶超同事的机会,更是回报的机会。白友林朝思暮想的知恩图报终于可以成为现实。在计算机上,他可以独立完成地震的测量与前兆观察。那时,他还没有结婚,加班时间多,本来脑袋就聪明,加之后天的努力,很快成为单位骨干。

  现场处理各种意外,从不考虑身体不便

  2010年是白友林人生中又一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11月,他的儿子出生。在此之前的4月14日,玉树发生了强烈地震。地震发生时,白友林刚刚起床走出房屋,瞬间的地动山摇后,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刚刚睡过的床上已经落满了从屋顶上掉下的砖瓦,他庆幸自己离开得提前了一点儿。他和正怀孕的爱人打招呼之后就开始向山脚下的地震台奔去。那时,满眼望去到处房倒屋塌,路已经不通了,只能从废墟旁绕道前行。本来他走路就不太灵便,再加上路上障碍物太多,等他用了半个小时赶到单位时,值班的同事已紧张地收拾被震坏的仪器。

  地震人就是一直在寂寞中倾听和捕捉大地内部声音的人,赶上这样大的地震,白友林以前根本没有想过。可是当灾难来临时,他忘却自家的安危,投入到大局当中。

  白友林加入到了抗震救灾的战斗中,开始和同事们实施应急预案,短时间内恢复了地震台办公室通信并与上级相关部门取得应急联络。那几天,他和同事一同将地震数据分析情况、震情等及时上报,始终坚守在岗位上。身处震中,这是难得的一次实践学习和提升的机会。白友林把白天和黑夜连在了一起,分析地震、上报数据、联系地方,困了,就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儿,待有些精力了就接着分析数据,饿了,随便找一口速食食品对付一下。一连几天,他把爱人都忘到了一边。当时,玉树电力不稳定,时不时会停电。为了保持电力供应,白友林也感觉不到身体的虚弱了,每天要跑很远的路程去买汽油。车堵在路上他就手提汽油桶步行到加油站加油,再提着装满油的桶步行上山回单位,给发动机加油发电,以确保电力供应。正是通过白友林和同事的努力,玉树地震台的数据从没有因为缺电而断过。

  发生地震的时间很短,但是地震后的重建却是漫长的。之后的整整3年,白友林始终和同事们坚守在工作岗位。地震台重建后添加了VP宽频垂直摆和重力仪,这些仪器出现故障时,白友林常常不分昼夜第一时间赶去维修。这些设备安置的地方平均海拔大多在4000多米,严重缺氧总会一路伴随着他,但是他知道,那些无人值守台站和巴塘地磁点的仪器需要检查,电瓶需要更换。他已经是台里的骨干了,不能再把这些事推给同事了。

  白友林清晰地知道,自己的缺点是身体素质差,优点是肯下功夫愿钻研。他认为,虽然自己在全国一个很普通的小地震台工作,但在小岗位也要有大作为。哪怕这种作为不能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能够给同行们带来些许的借鉴他也知足了。从事地震工作以来,他主持完成“玉树藏区地震科普宣传探讨”课题,在《自然科学》杂志发表了论文《地震灾害与心理伤害的相关性及其心理救助措施研究》,又在《科研》杂志发表了论文《中国地震灾害宏观人口脆弱性的评估》,令人刮目相看。

  从2008年起,玉树州地震台开始参加全国地震系统资料评比。为了在评比中取得较好成绩,白友林开始加班加点补充修正各项数据资料。用他的话来说,虽然不能成为领先,也至少要因为他的存在而使地震台有所改变。结果,玉树州地震台在资料评比中的排名由开始的90多名提升至50名左右,在省内多次获得前三名的好名次。白友林所在的地震台为全国地震系统的数据采集工作提供了优质的数据。

  白友林的儿子于玉树地震之后半年在西宁出生。儿子出生后半个月,他就回到了玉树,爱人休完产假后也回到了玉树。从此,一家人开始了三口两城的分居生活。为了让孩子更多地得到父母的陪伴,他和爱人从来都是轮流回西宁休假。在白友林的记忆中,一家三口聚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仅有三次。他只有趁着到省里开会的机会才能陪一陪儿子,每次儿子见了他都是怯生生的眼神。这几年,白友林6次被单位评为优秀工作者和先进个人,还被青海省地震局授予“年度先进个人”称号。

  2018年,白友林成为玉树州地震台副台长,代理台长工作。他知道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当年他还是被地震台“收留”的残疾人,而现在,他成为这里的顶梁柱。哪怕日子再寂寞,他也要坚守。哪怕工作再枯燥,他也要在倾听大地声音的过程中,让大地听到他的心跳和誓言。

  记者手记

  第一天见到白友林,感觉是一个弱不禁风的男人出现在眼前,说话的声音轻柔而迟缓。聊过才知道,他是一个重度残疾人。虽然已是中年,但是他仍然非常害羞。他充满歉意地表示自己的语言表达有问题,谈着谈着会哽咽着说不下去。

  白友林工作的地震台就在著名的结古寺旁边,如果门口不挂牌子,没人会注意到这里。他的办公室里陈设十分简单:外人看不懂的特殊地图,屏幕上复杂的曲线,上世纪70年代翻译过来的已经翻烂的地震数据分析手册……他最痛心的是,这里年久失修,威胁设备安全,而这些设备是他的“挚友”。

  白友林没有豪言壮语,但是他所有的行动都在表达着感恩之情。他没有高谈阔论,但是他所有的行动就是在回报,回报给他人生机会的地震台。

  玉树位于纯净的青藏高原,这片雪域高原上,可以放得下白友林这样纯净的心灵。

文章点击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