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播报

“世界屋脊”上的默默坚守

发布时间:2020-10-09 15:33:02 来源:中国应急管理报
【字号: 打印

  国庆中秋假期,当大家和家人团圆共度美好时光时,在“世界屋脊”青藏高原,西藏地震人仍默默坚守在雪域高原的防震减灾工作一线。他们认真做好震情监视跟踪、地震监测数据分析工作,确保仪器正常运行、数据传输连续可靠……

  吃住在台站、工作在台站的西藏自治区地震台工作人员以特殊的方式向祖国献礼。日喀则地震台和狮泉河地震台均为高海拔台站,4000米左右的海拔让这里的地震监测工作面临着常人想不到的困难。

  赶走摆房旁的牛

  “这个长假我就不回去了,我要在台站值班。”白玛桑布在电话里告诉父母。其实,他的父母早已习惯了在节假日前接到在日喀则地震台工作的孩子的电话。因为只有两名正式职工,白玛桑布从2017年来到该台工作后,就没怎么回过家。

  日喀则地震台位于日喀则市区,始建于1986年,海拔高度3862米,台基为石灰砂岩,为国家基准台。日喀则处于地震多发带,近年来发生过多次地震,加强地震监测工作对保障这里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显得尤为重要。

  地震人把地震台称为随时监测地球脉搏和心跳的“地球听诊器”。与医院听诊器不同的是,“地球听诊器”要24小时工作。仪器不间断地实时传输数据,台站工作人员则每天需要完成日志报送、地震分析、台站观测环境保护和仪器维护等工作。

  10 月1日9时50分,白玛桑布从办公区的窗户里看见一头牛慢悠悠地在摆房附近吃草。由于摆房里放着日喀则地震台唯一一台测震仪器,为了不让数据受到干扰,白玛桑布赶紧叫上同事月敏,穿上长长的雨靴,出发前往半山腰处的摆房开展监测环境巡查和保护工作。

  他们熟练地走过泥泞的小路,穿过丛林时,拿树枝互相配合遮挡带刺儿的树木。走到摆房处,把牛赶走后,白玛桑布脱下雨靴,轻手轻脚地进入摆房内,小心翼翼地细致检查仪器,确认一切正常后,又小心翼翼地走出摆房。

  “好在离冬天还有一些时日,摆房内温度还能接受。”白玛桑布说,“如果是在冬天,不但去摆房的路会非常难走,而且到了摆房脱了鞋子、双脚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时,真让人吃不消。”

  24小时在岗值班

  在节日即将来临时,白玛桑布和他的同事们有些激动。9月30日,他们通过视频系统参加了西藏自治区地震局召开的全局干部职工大会。会后,他们对台站开展了专门的安全检查。

  9月30日17时,日喀则地震台的两名正式职工和一名公益性岗位人员对台站办公区以及员工宿舍的电线、消防器材、发电机燃料等物品情况进行了检查。

  “我们能做的就是用坚守为祖国献礼。” 白玛桑布说, 国庆中秋假期,日喀则地震台实行了相比平时更加严格的值班值守制度。负责人带班, 工作人员主班与副班需全员在岗, 值班人员在值班期间必须24小时在岗,坚持每天向西藏自治区地震局报平安。

  10月6日7时43分,白玛桑布的手机响起警报。“有异常!”他赶紧冲到电脑前开始分析数据,并迅速将有关情况上报。随后,他又开始处理其他事务。

  “台站的工作看似轻松,其实并不容易。这项工作最大的挑战在于能否日复一日、永不间断地坚持做。”白玛桑布说,“有时候在平凡中坚持不懈,要比不断挑战极限更艰难。”

  每天清点地磁房周围工具

  在大家欢度节日时,位于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狮泉河镇的狮泉河地震台工作人员黄涛任务繁重。狮泉河台站的地磁房改造项目开工了。工程队入驻后,黄涛和同事们需要在每天早上天还没亮时,赶到施工现场清点工具。

  10月1日这天,他和同事甘茂与工程队人员一起在清晨出发,赶往施工现场,清点了需要带入地磁房内的工具和设备。20时,工程队下班了,黄涛和甘茂仍在施工现场忙碌,他们需要清点工程队带出来的每件工具,并检查施工现场附近是否还有其他磁性物质。

  “这样做对于普通工程项目来说,很繁琐,没必要,但对于地磁监测工作十分重要。”黄涛说,地磁房周围如果留下任何一件铁质或带有磁性的工具、零件、设施,都会影响监测结果。

  黄涛和同事检查完,已经夜色深沉。因为不能携带任何可能影响地磁监测设备的物品,他们没有带手机,连有纽扣的衣服也没有穿。零下6摄氏度,黄涛和甘茂穿着两件薄衫,冻得嘴唇发紫。

  荒郊野岭,时有野兽出没,地震台的同事们遇到过很多次。黄涛和甘茂十分警惕地走在高原上,胸闷气短、心悸乏力让他们倍感煎熬。尽管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了很多年,但紧张还是加剧了他们的不适。

  “作为高原‘ 守夜人’,再难我们也必须做好这份工作,这片神秘的净土必须有人守护。”黄涛边说边艰难地走着。

  黄涛说,现在的阿里还算是温和的。他2018年毕业后,自愿报考到台站工作,成为全国为数不多在海拔4000多米台站工作的地震人。阿里的风出了名的大,冬季,8级以上的大风曾把居民的屋顶掀翻。零下20多摄氏度的天气里,他和同事顶着大风来回十几公里,开展巡查。“这十几公里的路程需要付出多大的艰辛,来这儿之前,我也未曾预料。但为了确保地震监测数据的连续可靠,我们都在坚持。”黄涛说。

  说着,黄涛和同事已经回到台站。此时,天上开始飘雪。“别看现在是10月,阿里的天可是阴晴不定的,夜里雪要是下大了,第二天路都找不到,到了中午又烈日当空,如果不做好防护,在外面待1小时,皮肤就会被晒伤。山里的下午,经常突然下起瓢泼大雨,荒野瞬间变泥潭。”黄涛一边介绍,一边担心着第二天施工现场的状况。

  

文章点击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