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首 页 | 震情灾情 | 监测预报 | 震灾预防 | 应急救援 | 地震科技 | 政务信息 | 服务办事 | 公众参与
机构简介 | 地震科普 | 政策法规 | 发展财务 | 人事教育 | 国际合作 | 党建工作 | 纪检监察 | 离退管理
滚动新闻:
  ·关注焦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四川专辑 -- 关注焦点 -- 专家谈地震宏观异常
专家谈地震宏观异常
2008-05-30 19:21:25.0 来源: 作者: 车用太(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研究员)   【     

宏观异常指人的感官可直接感觉到的各类异常现象,这些现象的共同特点是违反“常规”或“常理”。例如有些花在冬季盛开,冬季蛇出洞,鱼浮出水面或乱蹦,老鼠大白天群体搬家,鸡鹅乱飞,狗不进舍,马不进圈等各类生物异常;井水翻花、冒泡、变色、变味,泉水断流或喷涌,地面上冒水、冒沙、冒泥等地下水异常;地声、地光、地雾、地动、地鼓等地面异常;收音机失灵,日光灯自明,电子闹钟走得忽快忽慢,罗盘的指南针强烈扰动等电磁异常等等。
    对于这类宏观异常现象与地震的关系,人类早有关注,留下很多宝贵的史料。《诗经•小雅•十月之交》中“烨烨震电不宁不令”,“百川沸腾山冢崒崩”的诗句,说的是周幽王二年(公元前740年)陕西岐山强震时所见到的闪闪如电的地光,轰轰如雷鸣的地声,成百条河水在翻腾的宏观异常。《宋会要辑稿(册五二)》对1072年11月3日陕西华县地震有“是夜初昏,略无风声,忽于山下云雾起,有声渐大,地逐震动”的记载,说明了震前看到地雾与听到地声异常。《新安志》中记载,1100年2月安徽歙县地震前黄山朱砂汤泉“水变赤如流丹”等等。仅在我国,类似的记载有几千条之多。
我国在利用宏观异常探索地震预测方面有一些成功的史例。1975年2月4日辽宁海城7.3级地震前一、二个月观察到很多宏观异常现象,如1974年12月在辽阳、本溪、鞍山、大连、沈阳、锦州等地开始出现大量地下水与动物异常;1975年2月2日盘锦某乡一群小猪在圈内相互乱咬,19只小猪的尾巴被咬断,2月4日震前千山鹿场梅花鹿撞开厩门冲出厩外,岫岩县石岭村一头公牛傍晚狂跑狂叫,岫岩县清峰村一只母鸡在太阳落山时飞上树顶就不下来进窝等等,这些宏观异常对成功预测这次地震提供了重要依据。1976年5月29日云南龙陵7.4级地震前,5月28日龙陵县土地电与井泉水温度出现异常,县地震部门发出“5月31日至6月上旬在100km范围内可能发生5.0级或6.0级地震”的预测意见并于5月29日20时左右拉响防震警报,25分钟之后发生第一个主震,但人畜都已被疏散,大大减少了伤亡。即使是没有成功预测的某些地震前,也曾都发现各类宏观异常,如1976年7月28日河北唐山7.8级地震前地下水与地光异常,1998年1月10日河北张北6.1级地震前泉水断流与泉池内平时湛蓝平静的水面变得“翻江倒海”等等。
    因此,我国地震监测预报实践中,都较重视宏观异常现象的观察、收集、报送、分析工作,这已成为我国地震监测预报探索的一大特色。对这一特色,曾引起国外地球科学家们的高度评价。美国著名地质学家T.戈尔德于1990年在世界著名的杂志《Science》(科学)上曾发表“Ways to Predict Earthquakes”(预报地震的方法)一文指出,震前“一些奇特的气味可由人甚至由许多动物闻到;一种与气味有关的异常地面雾;可燃气喷发;突然且非常局部的温度变化;地栖动物如各种鼠类和蛇成群结队地离开其栖息处;犹如蒸汽锅发出的嘶鸣噪声或爆炸声;地下水位的急剧变化以及泉水流量的变化。”他认为这些现象就是发生地震的“警告信号”,这种现象“不只发生在中国”,“世界其他地方都曾报道过”,中国人利用这些“警告信号”成功预报地震。
    然而,上述种种,只是事物的一面。事物的另一面,则又有很多关于宏观异常与地震关系的反面现象,即各类宏观异常出现之后,并没有发生地震。要注意观察的话,几乎天天都可在全国各地会发现各种各样的宏观异常现象,但破坏性地震并不天天发生,在全国多时一般也不过一年发生一、二次,少时几年发生一次,对一个地区而言常常是几十年乃至几百年甚至一、二千年发生一次。这样的基本事实,说明引起宏观异常的原因可能是多种多样的,地震活动只是其中原因之一。
    作者有利用宏观异常预测地震失败的亲身经历。2002年5~6月,四川省凉山州地区出现较多的宏观异常现象,在西昌、普格、冕宁、宁南等地共出现80多起,其中到现场落实的就有40多起。这些现象中有泉池水变混,溶洞水流量剧减,井水自溢自喷,老鼠成群搬家或在庙中一夜相互撕杀,燕子夜宿电线上不归巢,一些不明种属的透明蠕虫(个体长约1cm,粗约1~2mm)绞成一股粗2~3cm,长达几米的绳状群体由地下爬出后“集体”迁移等等。这些现象,空间上多沿活动断裂带出现,时间上其数量日渐增多,由5月中旬的每日仅1~2起,到5月下旬多到每日8~10起,到6月上旬最多时达每日20起,到6月10日晚10时20分左右在西昌市的邛海出现半夜鱼跳“龙门”的非常壮观的异常,在长约3km,宽超百米的水面上,有成千上万条鱼蹦出水面,蹦高大者可达3~4m,当鱼船穿过该区查看时,落在船上的鱼竟有几百斤之多。于是作者曾提出:“未来一周内,在当地有可能发生大于6级地震”的预测意见。但预测中的地震并未发生,各类宏观异常也几天后全部消失。这次异常可能只是一次强烈的地质构造活动的反映。
作者还曾听说过单靠宏观异常预报地震失败而造成不应有的损失的事例。东北某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春季发现一口旧井咚咚作响,异常十分明显,引起当地地震部门的高度重视,派人昼夜监视异常变化,当异常变得越来越强烈时就拉响了地震警报,造成当地学校的学生大量跳楼逃生,结果导致不少学生受伤。
    显而易见,宏观异常出现,即使是出现有一定规模的宏观异常,目前还不能断定是必震的征兆。这样的现状,告诉我们利用宏观异常预测地震,如同利用各种科学仪器测得的微观异常预测地震一样,都处在地震预测的科学探索阶段。那么,目前如何更好地把宏观异常应用到地震预测的科学实践之中去呢?
    第一,要承认地震前有宏观异常,要认识宏观异常在地震预测中的重要性,要重视对宏观异常现象的观察、发现、收集与分析工作,特别是在地震危险区与危险期要建立有效的工作制度,充分发挥宏观异常在地震监测预报中的重要作用。
    第二,要加强对宏观异常的分析与研究,对收集到的宏观异常现象进行必要的调查与落实,排除那些其他原因引起的宏观异常,提取可能与未来地震活动有关的异常现象,并对其进行跟踪观察与研究。
    第三,正视宏观异常在地震预测中作用的局限性,决不能无条件地把宏观异常与地震挂钩,更不能单凭一、二项宏观异常对震情作出判断,甚至作出预测。提取一批可能具有震兆意义的宏观异常之后,一方面要注意宏观异常的种类与规模、空间展布及其时空迁移的特征,另一方面还要与当地当时的小震活动性及微观异常作配套分析,科学地分析与利用宏观异常信息。(车用太 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研究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单位备案号 京ICP备06029777号
2000-2007 www.cea.gov.cn 中国地震局 版权所有